鲨老师

Like a tornado.

【政丹】千秋万代

chapter 0
始皇三年春,燕太子丹将入秦为质。

庙堂之上,蔡泽跪曰五日内燕国太子姬丹必定能达于秦。
嬴政微颔表示了解,然后转头听起了别的臣子谏言。

五日啊,嬴政下堂之后还是忍不住想了想,几年不见,这姬丹最近过得如何,想来燕国政事不平,大约不好,但这不要紧;可在外形上有所改换,估摸着是比较大的,但这不要紧;心气方面是否大为改变,是否还是义气当头心如磐石,还是因为祖国国弱人欺而日渐消沉软弱寡欢,但这也不要紧。

他见到我是否会高兴呢,只有这个最要紧。嬴政想着想着又蹙起了眉,本王为什么要管他高不高兴啊,啧。

这么想着就被一个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何人如…”愤怒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嬴政就愣住了。
眼前这个刚刚撞到他、现在正在捂着头嗷嗷大叫的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有诈。

“来人啊唔…!”话又没讲完就被那人捂住了嘴。
呵呵,两次都没把话说完。嬴政干脆利落地拔刀,只见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尴尬地露出了笑容:“我的祖宗啊,秦王大人您就不对我产生点好奇心吗?”

这倒是,十五岁的好奇心旺盛的秦王把刀横在二人之间:“你可以开始解释了。”



chapter 1

嬴政一直被臣子捧得很高,虽然如此,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别的不多说,自诩为眼界开阔见多识广他还是有这个自信的:“你的意思是说,宇宙中有很多个像我们这样的世界,每个世界都由很多时间组成。在朕浩瀚伟业的千秋万代后,一个有点水平的子民创造了维持每个部分运转的器皿,只是在你那个“时间”里它突然紊乱了,需要一定时间的修正,所以可能会有不同世界不同时间的本王来到离你“时间”最远的“时间”,也就是本王这里,经过几个时辰再回去,直到器皿修复。对吧。”

“被你一说我反而绕晕了…”那人说,“不过我是同一世界不同时间的你,你能明白吗,我是数千年以后的你的后裔,我身上还留着赢氏的血。只是因为一些不能透露的原因,我现在姓赵,名政。”

“好的,赵氏。现在你可以汇报给本王你的生活了。”嬴政坐在御花园的长凳上,食指轻轻扣了扣台面,发出哒哒的声音。

“什么呀…这么个古老的王还使唤我。”赵氏嘟囔着,看着嬴政因疑惑挑起的眉毛,他撇撇嘴,开口道:“我来自比现在发展得要好得多的社会,人民的经济水平都很高,幸福指数也很高。哦,忘了你听不懂,我的意思是大家都很有钱有闲,过得也开心。我是这个时代最富有的人,有一家实力超群的公司,啊,就是集团,也算是被天下人仰视的人了。”

“不错,赵氏你倒不算辱没朕的名号。”嬴政表示赞许。

赵氏梗了一下,说:“对了,姬丹他也蛮了不得的,他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程序员。现在在我们集团工作,给我们集团带来了无限利益和财富。哪怕是在国家和世界当中也是不可多得的顶尖人才。哦…这类程序员就是刚刚说的时空器皿的维护和管理者,你能明白吗?”
他一边说着,手一边在空中挥了一下,空气中骤现了一幅图像,是姬丹身着常服操作仪器的样子。图中的人略长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揪,显得他又利落又专注。

“能。”嬴政手也试着在空中挥了一下,什么反应也没有,“但是朕和你说的好好的,怎么扯到姬丹身上了?”

“哎?王你就不想知道自己男朋友的更多事吗?”
“什么男朋友?”
“我怎么知道在这个年代叫什么啊?眷属?”
“你妈!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啊了!”

“因为全宇宙只有他最懂我!等等,你们居然还没有在一起吗?”

“我他妈才十五岁!!”
“哦…王你还不行啊。”
“闭嘴。”

嬴政觉得心累极了。正想打发下人去给这赵氏收拾间屋子,只见赵氏身体慢慢变透明,轻佻地吹了个口哨:“再见了大王!”

嬴政转头就走。
仔细想想,自己时代的姬丹也很懂自己,忍不住轻笑起来。

chapter 2
第二个不知来向的自己是第二天清晨到的。

这人虽然还是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但却有微妙的差别很大的感觉,嬴政盯着那人看了很久,直到那人都开始不好意思地挠起头来。

差别在于面部的神态,那人非常温和,温和得哪怕五官相似,都难以让别人联想到自己。嬴政自己,包括昨天那位了不起的生意人,哪怕言语再平和,神情都是凛栗的、严肃的,带着明显的高位者的自信和对别人想掩饰都难的蔑视。

可眼前的人神情非常非常宁静,甚至都容易让人想到远在燕国的那人。
说到这个,他现在动身了吧…快到了吗,还有几日呢?

“您是秦王吧,具体的情况我也听说了。如您所知,我和您同名,不过很遗憾地告知您一声,我现在并不是什么多令人瞩目的不得了的人。所以你愿意的话,叫我一声先生就好了。”

“嗯。”嬴政喝了口茶,有些失望,但又不想对“自己”那么冷漠,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你可以聊聊你自己。”

“我的话,其实之前是欧洲最大黑手党的头目。实力的话,至少可以一天覆灭一个王国吧。”这人坦然地说,就见嬴政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看上去不像是吧。”这人看着嬴政被呛到的样子,笑得乐不可支,嬴政后知后觉地想,原来自己笑起来是这样的,“但是七年前我的爱人因为敌对势力而身受重伤之后。我就退位了。那一刻我才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更不能割舍的了。”

嬴政犹豫了一下问:“那个人是叫姬丹吗?”
“嗯,你已经遇到了吗?他现在在哪呢?”嬴政这才感受到对面坐着的人眼睛里的温度。他是笑着的,可是眼神却是非常冷淡的,与其说是没有温度,不如说是他对一切都毫无所谓。
无所谓权势,无所谓时空穿梭,无所谓面前的是否是一代君王,他只有在想到或见到某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因愉悦和幸福而眼波流转、光芒四溢。

不得不说,嬴政觉得有点嫉妒。

他摸摸鼻子,说:“他回娘家啦,这两天就回来了。”突然发现眼前的人的腿已经开始变透明了。

“姬丹他虽然不说,但是他总是不喜欢好好吃饭,你别急着说话,我知道你可能知道。我是想提醒你到时候等他回来了,记得给他准备点暖胃的东西,不然他痛起来难受极了你也发现不了。
“姬丹他偶尔就拜托你点事,这种机会真的非常难得,请一定要答应他。
“姬丹会喜欢我,或者说喜欢你,一定和你的身份地位无关,请你一定要记住。
“姬丹的缺点毛病不少,你的更多。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他可能会依你,但你也务必要记得去包容他。
“谢谢了。”

嬴政淡定地起身准备去上朝了,心里是承载着一片惊涛骇浪的大海。

chapter 3
“我是一个Alpha,职业是演奏师。”眼前一脸英气的青年这么对自己说,嬴政懵了。
“啊发…什么?”

经过那人慷慨激昂的演说,嬴政总算是明白了,然后面红耳赤得快要爆炸。
“阿发…阿发好…算是顶尖阶层了吧…那我勉强认可你…吧…”。

“哈哈哈,毕竟我来自宇宙内平行时空中另一个世界,你不能接受我们世界的规则也很正常啦。”那人非常爽朗,义气风发的俊朗模样,一下子拉近了嬴政和他的距离。

“那你有你的哦咪嘎了嘛?”嬴政双手捧着杯子问道,期待又紧张地等着姬丹的名字。
“我没有Omega啊。”那人耸肩,无所谓地说。嬴政正想紧张地问他有没有遇见过一个叫姬丹的人,却听他继续说,“我有伴侣,但他也是Alpha。”

嬴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他的名字是…”
“姬丹啊,难不成你还没认识他吗?”顺理成章的样子让人有点想揍。

“可是这样的话,你们不就…没办法…就是…”嬴政又开始面红耳赤起来。
“哦,我知道你想问啥,其实还是可以的。”那人两手一挥,指尖已经开始渐渐虚无,“这么说吧,Alpha和Alpha间有很多很多很多问题需要去解决,但是嬴政和姬丹之间…想必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秦王,你有这个自信吗?”

嬴政看着那个身影渐渐消失,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了。他觉得心里前几日堵的慌的东西逐渐分散清晰了,那份感情干干净净不掺欲念不掺虚假:他想和那个正在遥遥赶来的人在一起。

chapter 4
最后一个人来的时候嬴政正在用着早膳。那人凭空坐在小圆桌的对面,彬彬有礼地问:“请问能让我也喝点茶吗?”
嬴政想着这几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手一挥:“上最名贵的茶,上最好吃的点心。”心想着,呵呵,万一这个人来头又很大,再跟我炫耀炫耀他们和姬丹的感情生活什么的,我可能还没完成统一大业就气疯了。我一定要先炫起来,能炫什么炫什么!

那人一口气喝了三壶茶,期间嬴政观察了一下他,发现他是这几日中穿得最凌乱的,感觉风尘仆仆,有点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样子。最后他放下茶杯,用袖子擦了擦嘴,才在嬴政复杂又期待的眼神中开口。

“我是来自宇宙中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的你。”那人看着嬴政不耐的一脸我知道我知道你快说故事的模样,顿了顿,说,“我们的世界非常非常糟糕,遭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打击,有可能甚至会遭到毁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可能这就是造成你所看到的时空紊乱的原因。”

嬴政哑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外星生命中,嗯,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中,有一个文明诞生得比我们早,发展得比我们好,但是生存环境比较糟糕。而我们星球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在短短几个世纪所建成的恢弘的军事力量被他们打击得近乎全灭。说真的,当时我们都在想物竞天择死神永生,也许我们这个世界被淘汰也只是事物发展的一环罢了。”嬴政安静地听着,露出了专注的神情。
“第一场人类的胜战是姬丹给我们的。他的那艘太空战舰不但没有被击垮,甚至还拖住了对方的攻袭。”嬴政眼睛亮了一下,刚想开口就立刻被打断了,“但是敌人被他气疯了,他的战舰被拖到对方的基地里,最后刻意找了有地球监视系统的地方粉碎在我们面前,然后什么也不剩了。
“不过这场胜利给了我们人民极大的信心,而那个惨状又给了大家无限愤怒、绝望和坚强。同时这也是无限的力量,现在看看,胜利还是可以指日可待的。”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还没有来得及。之前我是志得意满,觉得我们都很年轻,什么时候都可以说。后来战争爆发,我在地球指挥军事,他瞒着我偷偷报名参军,天赋实在太高就成了一舰之长。
“我不会后悔当年抛下他成为指挥官,也不后悔没有拦住他不让他参军。我只后悔在当年我们都年轻又骄傲的时候,没有低下头对他说出那些甜得令人晕头转向的句子。”

“你现在是一代君王吧,实力一定很强大吧。真好啊,可以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而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我现在就是等着战斗到最后一刻,要是能看到地球的胜利最好,就算不行,我也要坚守他的意志。直到死亡降临。
“算是我求求你吧,留住他,陪着他,保护他。
“尽你一切所能。”

他的消失很突兀,嬴政哑着嗓子说出的“好”也只能说给空中缓慢流动的空气。

chapter 5
“燕国太子姬丹,参见秦王殿下。”日思夜想的人终于来到眼前。
嬴政鼻子酸酸的,伸手就把正作揖的人揽进怀里。
“我看到未来了。哪怕经过了千秋万代,我们总是在一起。命理叫我们无法分开,你看,更没有什么世俗中的人或事能使我们分开了。”
那人的眼神从尴尬无措到忐忑,最后露出了一点点释然的笑。
“你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吗?不是作为我的人质,而是作为我的男朋友、我的眷属、我的伴侣和我的战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轻笑打断了,他侧头看去,只见怀里的人摇了摇头,说了句:“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刚想急着解释,就发现自己的脸被掰了个方向。

作为长篇大论的回应,姬丹踮起脚,在嬴政脸上亲了一下。

-fin-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