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老师

Like a tornado.

*清水 所以斜线自认为无差
*私设大家住一起
*带MerrittXJack(有些隐晦)
*又名《迪伦聚聚有一百种追蛋泥的方式,他选择了需要花半个月的那种》
———————————
🎴Jan.1 晴

说实话,我之前一直隐约觉得Dylan有那么一点点傻,最好的例子就是回来救我那次,正常人从后面看发现人那么多,肯定是跑去找救兵啊。可我才刚被打他就冲过来了,虽然说是为了我好吧,可感觉还是有点傻。

可是不管怎样,他今天居然讲什么,为了让大家这次地下训练的时间不那么枯燥(虽然是有点),以及加强团结(说真的我觉得我们已经非常团结了),要大家一起写日记。
呵呵,谁会愿意写啊。这太蠢了,要我说这简直是上个世纪无聊的高中女生才会干这个。

…可我还是毫不意外地看到Lula高举双手欢呼了一声。
Jack说的是:“那就写吧,好像还蛮有趣。”
Merritt摊手:“都行。”他今天意外地兴致不高,明明几个钟头前我们才完美地完成了复出演出,我猜测是弟弟真心想害死自己,自己也亲手把弟弟送进监狱的缘故,大概吧,也许过两天Merritt会在日记讲的。

于是这之后Dylan就攥着他那双大手看我,他总是拿这种眼神看我。现在想来,无论是登台前、从海里出来后,还是我讲话的时候,他总是用这种好像很高兴又很欣慰的眼神看着我,有点像是一个看着儿子上台表演的那种“儿子啊你是最棒的。”的慈母眼神。
虽然他是比我大了点,可这种眼神我越来越吃不消了,而且有点不爽。
所以我犹豫了一会儿。

“行吧。”
然后Dylan果然露出了散发着“我真高兴”这种气息的微笑。

呵呵。

结果Jack和Lula跑出去玩了,好吧好吧,他们可能还沉浸在舞台上的吻里。
Merritt把他自己锁在房间里,说是要休息休息。哎,这种情况我也不好说他什么。
我就问Dylan为什么不自己开这个头,他就两手一摊说,你打头我最后呗。

然后我就同意了。

现在真是越想越觉得不爽,太不爽了,自从我认同他是我们的leader之后,他的所有的要求甚至意见,我都“嗯”“嗯”地同意了。
不管怎么样,我可确确实实是个控制欲超级强的人啊。
虽然对于Dylan的那些个要求什么的,我其实也并不一定要拒绝,只是都这样同意,我还是觉得有些微妙吧。

不过,毕竟是leader嘛。

这日记明天谁写来着?

🎴Jan.6 晴转小雨

天哪,那几个人都在想什么啊。

Lula除了秀恩爱还不够,说什么“Henley走了Atlas就连性向也换了”。这也太瞎了吧,光看着这行字我仿佛都看到了她嘲讽地闭着眼睛翻白眼的样子了。
Merritt,我都不想讽刺他什么,想想我第一天还在关心他的心理状况,结果他就这个态度,我真是服了。如果Merritt你看到这,我劝你把“抖M”两个字吞回去,不然我就把你桌子下面压着的那个小秘密公之于众,你可长点心吧。
虽然相比较而言Jack可爱多了,没有开什么嘲讽,但是为什么“有件烦心事需要解决,应该只有Dylan可以帮忙”??难道我不是他以前崇拜的人吗?为什么不找我?
不过我不是很明白Dylan你说的那句“不是母亲看儿子的眼神,有点相似,但不太准确,是别的意义”,你是没写完这句话吗,我不是很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还是觉得这个一起写日记的活动完全没有增强团结性。

Anyway,今天我想出了一种新的表演方案,晚饭的时候和大家说说看吧,虽然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大家一起吃晚饭。
—————
今天Dylan和Jack都不在,可能是去聊所谓少男心事了。外面还下着大雨,也不嫌麻烦。
呵呵。不过要是Dylan单独出去的话可能是去找FBI的姑娘们。Jack倒是不大会晚上单独出去吧,算了,谁知道。

看到剩下的那俩,我就毫不怀疑关于这不会是个和谐的晚餐这一点。

“听说三个人里会有一个不是异性恋。”Merritt在抢先从外卖盒里挑了一块大的却一转头发现它跑到了我的手里后这么说。我毫不怀疑他这是针对我,但他手上功夫除了打响指以外是该多练练了。
可惜他还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他桌子下面压着的那个秘密。
太巧了,本来几小时前我还想着要用这个来威胁他,谁知道现在就用得上。

“说不定是两个。”我假装漫不经心地抬起头,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哦,其实是瞪着。我不拿披萨的手,摆了几个手势,表示我都知道了,然后就转过了头,懒得看他的表情。
“也有可能三个都是。”Lula吃完了最后一口,还惬意地舔了舔手指,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你不是Jack的女朋友吗?你搞什么?”

“你既然这么认为的话,为什么前面会说有两个呢,这明显把自己也算进去了吧。”Lula拿餐巾纸随意地抹了抹手——我怀疑根本没擦干净——然后拢了拢头发,“Atlas,你终于承认自己性向了,这真好,不像有些人啊……”她高跟鞋发出嗒嗒的响声,我怀疑这声响大概是原来的两倍大小。

我立刻反驳说没有,想了想转而说不是。不过Lula生气了?她又是在气什么呢?
我要考虑一下明天要不要问一下Dylan或是Jack,还是直接问Jack吧,Dylan应该不是那种会把别人秘密转口说出去的人。
Jack不说嘛……其实只要解决得好,总没问题的。

不知不觉我真的把这个当做了日记本,有趣的体验。
晚安。

🎴Jan.11 大概是雨天
现在是夜里了,我在房间里练习了一整天,没有怎么下楼,别担心。

我把前几天的都看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Merritt桌下压了什么似乎并没有被发现,但这个秘密可能却被大家心照不宣了,我不知道这件事会被压多久,就像连Dylan也在日记里闭口不谈。
我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感觉,明明这件事轮不到我掺和,但我有一种怅然又失落的感觉。

有些东西就是无法暴露在阳光下吗。
例如,在我从深沉的海水中探出头来的一刹那,有什么东西也在我心里咕噜噜地冒起了泡从而氤氲而生。

现在我坐在桌前,桌子上除了几个训练用的零部件以外非常整洁,我把目光移向窗外。天上的星星很好看,所以我猜测今天是个雨天,把一切都冲干净了,于是星星都愈发亮了,不过也只是我自己觉得罢了。

就像谁也不懂天上的星星,但谁都喜欢看星星。就像往往对魔术一知半解或全无概念的人会特别喜欢看魔术师的表演。
有些感情讲不通也说不明白,远看怪有意思的,但也就到远看为止了。

Dylan日记里讲了他去见了FBI的故交,大概是那个金发,然后他在日记的结尾说,不论好事坏事,隔一段时间再看,都是值得纪念之事。

这话看上去写得着实不错,可我还是忍不住在想,那么与我相关的事,也是要用好坏来定义的吗,所有事件难道都要用好坏来这般定义?而要是一切都“值得纪念”,那么……又有什么特别的呢。

今天关于新想出来的那个方案练习得不太顺手,有些东西就不具体写了。
呵呵,我虽不是沉默寡言之人,但比起言辞我更善于用行动来传达。
就看有没有必要了。

再看一会儿星星就睡。
———
睡不着


🃏Jan.15 懒得看窗外了 但我猜是个好天气

三位骑士们就别点蜡或者恭喜了,你们就想想自个儿吧,自己身上的也不是多复杂的事儿,又何必拖那么久。

Atlas,接下去我都是写给你看的,虽然写的不好,但你一定得看完。(一个命令)

在我进行长达30年的长盘游戏的时候,作为一名FBI探员,为了执行任务去过荒漠、海湾、滩涂等等地区。
和你所说的“看不懂星星,却喜欢看星星”不同的是,正是因为经历过那边各式各样困难的环境,才反而觉得,这些地方并不太糟糕。对我而言,真正的寒风不会出现在险阻之地,而往往是在城市的街角附近。执行任务时,环境再恶劣,任务再艰巨,也没有走在和平的城市街头让我觉得寒冷。
任务使我心无旁骛,而城市总让我想起未完成的复仇。
我身戴兜帽在城市里横冲直撞,然后看到了你。也许若是父亲在世,他也会希望看到这样一个接班人:有才华、有新意、手艺精湛、从容不迫。

后来我跟随了天眼,有了四骑士,然后渐渐地不再把仇恨放在首位,我开始担心你们,你们的安全成了重中之重。特别是你,我一直害怕你会迷失在自己的才华和自信里。

你非常优秀,这就是你说我每次看你的眼神都很像家长看孩子,就年龄而言,我把你当小孩也不算太过奇怪,可是我是真心地想要看到你闪闪发光的样子。

你两眼发光地做着热爱的事,那就是比世界上任何事都重要的事。

甚至偶尔失意也没关系,能看到你就足够让我安心的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急匆匆赶到澳门替你挨一场架而不逃走的原因。

我一点也不想你受伤。我特别怕你手受伤。


我是个乏味的人,大部分经历过的事,我直接分为重要和不重要的,其中事件有好有坏,大多都惊心动魄,值得在记忆里留下一笔。

而所有与你有关的事,无论巨细、惊心与否,对我而言就是我本身,自从你救了我的命以后。
无所谓纪念,因为已经是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也不需要去特地纪念,因为是不会有遗忘的可能的。

有些东西确实不能暴露在强光下,例如尚未包扎的伤口。
但一定大部分都可以,例如我这深渊似的深心所渴慕的人是你这件事。

又及:明亮的星星不一定因为雨天出现,但明亮的星星一定预示着下一天会是个晴天。

又又及:你说的那个魔术师的例子不对,你瞧我还不是在把你的一套套戏法弄得明明白白之后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吗?

又又又及:记得给我一个答案。


———————————

于是1月16日,早饭后拿过日记本翻阅完成的Daniel给了Dylan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谁都不懂星星,谁都喜欢看星星——木心
*我这深渊似的身心——《恶之花》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