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老师

Like a tornado.

【Dylan/Daniel】Miss underwater

*又名《A sense of life》
*清水意识流 斜线无差
*Dylan个人向
———————————

Lionel Shrike作为一介魔术大师,或者说一位父亲,留给后世的箴言当然不止“两手空空”这句。
对于Dylan来说,最令他无法释怀的是:“魔术是有生命力的。”这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魔术也是随着时代进步的,纸牌猜花色猜数字、移动硬币、弯曲铁勺,这些都因为不断被破解而被抛在魔术演变史的后面,而只有不断地推陈出新,想出不同的表演形式,才能永远站在舞台上。所以魔术永远是鲜活的、跃动的,不断革新的,说是有生命力完全不为过。
然后他说:“在有生命感(a sense of life)的地方,魔术的生命力也在不断地增强。”
“这是什么意思?”年幼的Dylan问他的父亲。父亲揉了揉他柔软的卷发,温和地笑着,说着那句千篇一律的那句你将来成为不得了的魔术师后也会理解的。
是啊,魔术师之间,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他理解地点点头。
可是…“那么海底也是有生命感的地方?”他问,彼时父亲刚刚向媒体宣布他会进行水下铁箱逃脱魔术。
他无条件相信父亲的能力,却也感到一丝焦虑,就像是所有稚嫩的幼童才具有的神奇的第六感,难以言明的不安寓于他内心深处。
Lionel不置可否的摊手,露出一个“你我心照不宣”的表情,Dylan则勉强地回应了一个笑容。
“在担心爸爸吗?不相信爸爸能成功?”Lionel站起身,看着儿子困惑又不安的小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了想,便道:“嗯……是这样的,在深海下有位女神,叫……叫作Miss Underwater,她负责维持海里的生命感,她会增强我魔术的力量,我会变得更加厉害然后回来的。”

孩提时代大约总是很轻易地就能被安抚。
在后三十年里的Dylan想起这件事总能牵起一丝无奈的笑意。父亲对自己的温柔和爱意就这么藏在了这个简单的明显是当场随口胡诌的童话里。
可他还是离世了。
一想到这便是心脏被不知何物狠狠攥住的痛苦,瞬间的战栗,以及持续十几秒的暴怒燃烧的心火,以致于无法思考。
于是那句有关生命感的警醒就这样不被深究,Dylan心想,生命感大约意味着存在生命的多少以及意义,可毕竟细想来,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存在生命,可魔术师水平有好有坏,这究竟是怎么相互影响的呢。
至此,关于生命感的遐想就到Miss Underwater便戛然而止。

后来他在灯火辉煌的大楼底下注视着Daniel Atlas,看着他有波光涌动的眼睛,像是藏着爆裂炽热的花火。他的魔术手法不难猜出底细,却着实让人目不转睛。他说着父亲说过的那句“你离得越近,看到的就越少。”眉眼带笑,一副得意洋洋又胜券在握的情态。
Dylan摇摇头,想着这话由他来说实在太苛刻了些。眼前这人似乎天生属于这种被众人目光围绕的中心舞台,他眼睛里刻意传达的对观众的轻微挑衅、以及不经意流露的对正在表演的物件的热爱,以至于人们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渴望地、热切地看着他,这才是正常的表现。由这样的他来告诉大家“离得越紧看到的越少”,实在有些好笑。
于是他真的忍不住在兜帽后笑了起来,眼睛都微微眯了眯,然后眼前人不禁的身影也看不清晰了,仿佛变成了一团……一团什么呢?
这不重要,不管怎样,四骑士计划自此开始了。

这计划少说也酝酿了几年,各个细节都经过推敲,再加上几位经验丰富又能力出众的魔术师,它自然而然地就完成了,复仇也算是结束了。所有人也都加入了天眼,有了今后的目标。
只是每当Dylan想到Daniel也曾抛下戏虐嘲讽的眼神转而用带着崇拜以及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自己,就会对眼下两人尴尬的相处感到无可奈何。
Daniel想要的是对于全局的把握和控制,可与天眼的直接对话权却在Dylan手里,这是令他无法接受的。无法接受的还不止这些,还有自己绝对优越的能力却地位屈居Dylan之下,向来属于舞台却不得不以练习为名东躲西藏,甚至还有Henley的离开,Merritt和Jack对Dylan的支持。
Dylan不担心Daniel对自己的敌意会对自己带来什么,他只害怕Daniel因此而遇到危险。

表演的失败来得猝不及防,四位骑士的消失也来得猝不及防,直到他坐在飞向澳门的飞机里,才稍微定了定心整理思路。
好不容易将线索剥丝抽茧,在心里理出清楚的纹理,他想着四位骑士大概能凭着聪明才智活得很好,可一想到坐在附近那人可能设下的陷阱就上下牙齿就不由自主地开始相撞,Daniel一开始没有给予自己太多的信任,更何况这一年里预留的再多的信任可能也消耗得所剩无几,加上这次在大舞台上的失败,或许他并不会对自己的出现表现出哪怕一丝的高兴。

不,我为什么要在意他会不会高兴?Dylan揉了揉太阳穴,重点是要他,以及他们都平安无事,就很好了。
他竭力想放松眉毛,收敛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恍惚间想到了前段时间执行FBI任务时看王家卫的电影练习中文,里面有句台词:“生命感好严重,好像有生命,可是有点生病。”
三十年来,他从来没有刻意去查阅过这个词语的含义,包括这次电影里看到也是一笑而过。前几年是因为想到那天的往事便会有一种无力的愤怒暴风般袭来,而看到电影时还能够笑了下,大概是释然了,也可能只不过因为他并不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他只是突然想到了Daniel。
他最近总是想起Daniel。
也许是因为Daniel的眼睛总让自己想到海风,这能给自己带来些许安慰和平静。
此刻也是如此,他在往飞机外随意的一瞥后忽然就想起了那双眼睛,那双绀色的眼睛非常柔和,是像窗外的蓝天一般漂亮的眼睛。他温柔的目光总是落在手里的物件上,Dylan不记得他是否有这样看过自己,大概是没有的。Daniel对于一切都有种极强的控制欲,但只有魔术能被他耐心而珍视地对待,其他的一切都只能让他觉得不那么在乎,也不是那么有所谓。
那自己呢,作为与魔术相关的一个人,在他的眼里……
这不重要,Dylan对自己说,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然后心脏又像是被什么攥住一样,只是没有之前那种很狠戾的暴躁的感觉了,就像是溺水。
看得到水面上的光,却不断地下坠,只留一些稀薄的意识和浑身的无力感。

Dylan在集市里遇见Daniel,被他讽刺然后救下他,让他脱身。这期间也就短短的几分钟,可哪怕情况很危急,Dylan还是忍不住盯着Daniel的眼睛不放。看着他的眼睛里从看着自己时的毫无波澜和微妙的不耐,到瞬间的震惊和被欺骗的愤怒,然后在看到自己出现的那一刻茫然无措了一秒后便被大片大片的安心以及不忍、愧疚所填满。
最后Daniel被推出去的那一刻,眼睛里是大片大片的来回涌动的波光。他还来不及说一个字,可是眼睛里却是盛满了大片大片的情感,就像一个与他本人完全不同的情感丰富却沉默寡言的人。
好歹我也成为了能让他有所情感波动的人。
此刻他想说的是什么呢,“对不起”“谢谢”大概是这样吧,Dylan轻轻的摇摇头,然后把他推出了门。
他转过身的速度很慢,不止是单纯为了演戏,假装拿到了芯片,他只是在把Daniel推出去的那一秒想通了电影里那句台词。
“生命感好严重,好像有生命。可是有点生病。”
生命感不是说所在地生命存在的数量决定的,它取决于个人,或者说取决于个人活着的寄托。以前他为了复仇而活,生命中有光,未来却也没有什么方向。虽然生命感很强,可是却像是生病。虽然好像生病,可是好歹有生命。
生命感强,魔术水平确实会高。可是也就如此了。

然后他遇到了一双绀色的眼睛。
生命感依旧很重,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现在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要完成的东西,却还是有远大的值得期盼的目标:四骑士们一起成为坦荡的值得钦佩的侠盗。

Dylan被关进箱子前的一瞬间,曾向海的方向惊鸿一瞥。
若是白日晴天的海水,一定会和他的眼睛非常相似。

他也是在这一瞬间彻底想通了自己的心思。
这样有些愚蠢的、时时想到那个人的、为情所困的心思,生命感也超强,似乎是累赘,却完全无可摆脱。
自然也是不愿摆脱的,他想,甚至还有点想笑。

失去意识前Dylan想到了自己的父亲的那个Miss Underwater,心里却没有任何痛苦,那攥住心脏的玩意儿大概沉在了海底。

Miss Underwater,I ' ve come to say goodbye.

别担心,这不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意思。
我只是觉得水下关于生命感、关于魔术的信仰只要有一个就够了。

你看,他过来了。


—fin—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