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老师

Like a tornado.

【盾铁】一个问题和三个答案

^MCU

^一个老梗

———————————————


Steve从心理年龄来说,是个很能接受新事物的年轻人。他自彻底认清自己所处时代后,就没有停止过去发现21世纪的一切。
一开始各类信息铺天盖地来得太快,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走在街上了解如今的纽约时想要买杯水,都会为了问候语的方式而苦恼。

好在没过多久他加入了复仇者,无论是Clint、Banner还是Natasha都乐得向他传授有关现世的生活经验。
是啊,哪怕Natasha最有兴趣的还是告诉他追女孩的秘诀、化妆品好坏的鉴定、如何从一位男士的出行方式看出他的品味等等Steve不太用得上的小窍门,所谓走在时代最前端的Tony却对传授这些知识不感兴趣。

“网上的信息要全得多,Captain。”他这么说,“或者我劝你多出去走走,这时代也没你想的那么吓人。”然后就走回了个人的工作间,捣鼓他的各种发明。

这可真冷漠,Steve想。
世人总说Tony Stark轻佻又热络,说出口的不是戏言便是诳语,贪恋美色又总是兴致缺缺。
可他自另一位Stark以来从没见过一个对于工作这么疯狂的人——“科学怪人”——现代也是这么说的吗?

这也是他不那么相信非身边人说法的原因。
他曾造访过Tony Stark的工作室,Tony对Jarvis说:“叫他等一分钟。”连门口都无暇一瞥。
之后到底过了多久呢?
他记不清了,只依稀知道自己站在旁边看着那人摆弄着自己完全看不懂的各类机械设备,他的黑色背心在恒温舒适的房间里彻底湿透。
可他还是承受了各界大片的质疑、讽刺、批评。
这多不公平。

但他也不由的开始真的相信,这个时代好像确实也没自己一开始认为得这么夸张——至少没有他更年轻时和朋友们闲谈时幻想的那样夸张——他也慢慢心里有了安慰,既然时代的引领者都这么说,那么自己也确实不应对各种过去与现在的不同太过敏感。

后来他知道那是因为Tony的眼光总是远远超过了时代,才称其不过尔尔。
这是后话,按下不谈。

但他确实也因此感到了稍许的安心,甚至有一种“不属于这一时代的我们两个人”的感觉。在第一次共同战斗时他发现他们有种特别的默契,心中还暗暗吃惊,后来想到了这一层,便想着:果然啊果然。
因此他们在并肩战斗中变得熟稔似乎是件水到渠成的事。

他在与奥创决战时,不由得想,幸好此刻和Tony在一起。当然,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
然后他忍不住有些得意,看,我再不谙新讯息,也是知道这分别的。同时又有些微妙的情感涌上来,啊,不是那个在一起。

他微微吃惊于自己的心思,而后意识到了自己的绵延遐想。



在与Thor道别后,他看着那人走近豪华跑车,想起了自己决战那刻的旖旎心思。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口呼之欲出。
先为自己找个理由,不耽误作战怎么样?

于是转向那个将目光轻飘飘地落在自己身上的人:“Tony,我最后还有个问题……”
“Your name.”那人截断了他的话,扁了扁嘴巴,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眼底还藏着揶揄的笑意。
“什么?”Steve不可避免地愣了愣,他完全没跟上对方的脑回路。
“就是之前网上流行的问答。用来接'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的,例如你有没有爱过我、房产证上写谁名字、你妈和我……”Tony边耸耸肩边说,仿佛对方才是那个不讲道理的人。
“停停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但这不是前两年的段子了吗?”言下之意是你怎么现在还在说。
“这不是为了配合你跟上时代的速度嘛吗。”Tony坐进了车子,朝他笑了笑,“回见,Steve。”



Steve在很久以后才终于明白,这里的“你的名字”并不完全指什么房产证这类契约上的条条框框。那是Tony和他争吵时说出的——大家聚集在一起,是因为你的名字,你名字背后的英雄本色和无限荣光。

这话引申义到底是什么呢?
——可你本人却是一个只会做梦的傻瓜。你只管将联盟整顿好,剩下的我来替你掌控。
抑或是因此复仇者联盟的大旗由你扛起,我将一切托付给你。



可无论作何解释,他们之间的争吵已经越发成了常态,哪怕他以前就隐隐觉得未来学家与过时之人间必有罅隙,也不由的为此感到痛苦。

也有过一个难得的午后好时光,几个人悠闲地地靠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窗外骄纵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子撒进来,不由得温软了几分。大家各做各的事,竟也没有人出声。
是怕久违的和平被打破吧,Steve也不可遏制地感到倦怠,他只想就这样安静地过个好日子,偶尔警报响了也能去打打外星人什么的,前几日的政论议事实在太过令人心力交瘁。
Clint进入了梦乡,Natasha回头朝Steve示意了一下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女孩子总是有很多事要做,Steve想,有点想笑。
Wander也在刚刚跑去了厨房,也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犯饿。

Tony皱着眉头浏览网页,不时地猛灌自己咖啡。Steve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绕到Tony背后,用一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悄声说:“睡一觉休息一会儿吧,Tony.”

Tony顿了顿,竟真的顺手关了电脑,往后一倒。Steve连忙用一条胳膊撑住他的上身,然后让他的头枕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就发生在几十秒内,但超级大兵Steve还是凭借不得了的视力看到Tony最后看到的网页上,标题是红色加粗的“大恶人STARK其心可诛终有恶报”。

Steve一时间思绪纷飞,他敏锐地感受到Tony长长的睫毛不再熹微颤抖,张口便问:“Tony,如果这是最后了,那我有一个问……”
"Protect the big one."Tony的睫毛又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而后又平静下来,“如果你是问我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话。”

“当然不是!”Steve气笑了。他的坐姿正好背对太阳光照过来的方向,这样阳光正好洒在Tony的身上而不是脸上。如果睡着了便一定会是场好眠。

Tony的睫毛安静地躺着,他本人的呼吸也越发均匀。
Steve高兴地心想,Tony从来不太喜欢依靠他人,现在自己一定是被他认定的“自己人”了。等等,不能感到高兴,Tony一定是太累了,你看他入睡的多快啊。
Steve把脸绷起来,想到自己失败的第二次提问,不由得发出了无声的叹息。


Tony这次的提示非常简单——或者说,他的选择非常简单——他就是在说,如果非要选择,他只会坚持要让复仇者们尽可能多的得到民众的信任。

那么舍弃的所谓小的是什么呢?Steve把手翻了个面,他注视了自己的手心良久,又看了看躺在自己腿上的那人的脸,像是一个根本不用动脑的抉择,他用手捂上自己的眼睛,他阖上眼,精准地亲了下去。


A goodbye kiss.




后来内战彻底爆发。
后来Steve带着他的信徒离开。
后来他们之间的联系只剩下一封信和一个老爷机。

信纸摊平展开也铺不平心间沟壑。
老爷机震动发声也唤醒不了被砸坏的反应堆。

Steve想,Tony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他在最后用盾牌砸下去的那一刻到底在想什么?
难堪地说,他那时连初衷是为了带走Bucky都抛在了脑后,仿佛杀红了眼。可是他拔出盾牌的那一刻,是确确实实的清醒的。

上帝啊,让我看看他的心吧。

他当时情绪也面临崩塌。只是这一个念头让他彻底清醒了。

哪怕现在也是如此,他依旧想要一个答案。


“嗨,这里是Stark。”那人在响铃三声之后按下了接听,声音还是吊儿郎导轻慢的样子,他仿佛并不知道只有一个人能播通这电话的样子。

“我是Steve。”他说的很慢,因为突然意识到,很可能这就是最后一个电话了。哪怕他们最后和解、最后共同再并肩,这都是唯一一个可能消弭些隔阂的电话。

“现在真的是最后了,我有一个问题,可以问你吗。”
“当然。”这是他唯一一次没有打断问题,Steve不知道是应当感到高兴还是失望。
“Do you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犹豫了一下,又改口道,“Have you……”

“Yes,Loved.”电话那头的声音如此传来。

一个跨越了数年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本应释怀而感到满足才对。但他只觉得握住电话的手都有些颓软。这不该是一个超级大兵应有的状态啊,他在心里干笑几声,想着自己果真不一般,还能笑得出来。
对面一片安静,连微弱的电流忙音都听不到。

“Tony,你没有挂电话?”他喊道,“是不是意味着这不是完整的答案?我明白了,你说的还是那个网络流行问答,是吗?”

“恭喜我们的美国队长终于走上了时代的尾巴。”他仿佛看见对面那人翻了个白眼,“这个问题,劝你用将来时提问。”

“那么……你会原谅我吗,Tony?”
“操你的Rogers,你就问这个?”

“我也很想念你。”

评论(5)

热度(65)